高群书的创作实践与类型化误区

   我国著名导演高群书,在出道前曾担任过新闻工作者的职务。高群书面相大气,又具有男人的味道,所以其电影通常表现出硬汉风格,如悬疑、动作、警匪等,粗犷的外貌下也不失侠骨柔情。高群书的成功,是他不断学习美国好莱坞电影技法的结果,但就目前情况来看,中国导演的好莱坞梦想仍旧遥不可及。 
  一、对好莱坞电影的借鉴与发展 
  2006年,高群书制作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在司法电影史上具有纪念意义的《东京审判》。这部具有强烈爱国主义的电影也是有一定的创作背景的其创作于东京审判的60周年。1946年3月20日,梅汝璈受中华民国政府委托,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法官的身份参加东京审判,在面临各国法官偏见与歧视的情况下,中国法官和检察官毫不退缩,据理力争,在庭审辩论中由被动变为主动。审判过程中,梅汝璈同样也受到了日本右翼势力的骚扰。但最终,中国代表团据理力争拿下了这次起诉的胜利。 
  这些年来,高群书也在成长。他从警匪片的导演成功转型为电影的导演。但是他也显露出很高端的一面,甚至可以达到好莱坞水准。《东京审判》中有类似好莱坞电影中法庭的场面,镜头汇集在这场法庭审判上,对辩双方冷眼相对、法官们的激烈争辩、战争的罪恶行径和上传证据的突然扭转,都让观众的心紧跟着这场官司的进程。同时进行的还有日本老兵和舞女的辅助,侧面反映了战争对日本底层人民的影响,扩大了电影的视觉和听觉效果、记叙的深度和社会影响。 
  作为好莱坞电影的主类型之一,美国电影协会对法庭剧设定的概念是法庭剧是指法庭审判在叙事中占据相当重量的电影。《纽伦堡大审判》《杀死一只知更鸟》《裁决》《刺杀肯尼迪》和《义海雄风》等都是这种类型的代表作,《纽伦堡大审判》更是作为高群书拍摄《东京审判》的参考书和学习资料。而日本电影《荣誉》展现了更多关于战犯东条英机的场面。 
  法庭剧类型的《东京审判》融合了历史传记片和史诗片的特点,使得该片在选材、主题、主角形象等方面都上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这部电影成为高群书的开山之作。《东京审判》也获得了长春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的特别奖。不过令人惋惜的是,这部电影虽然内容精湛,但因为时间问题却并没有收获预期的票房。 
  2007年,一部反映新现实社会主义的低成本电影《千钧·一发》问世,该电影是根据发生在齐齐哈尔的一起连环爆炸的真实案例改编而成的,讲的是一个贫穷一生的退休警察卷入了这场危机,并独自在四天的时间内拆除了11枚爆炸物,但最后的一颗炸弹未能排爆成功,被炸成重伤,被人们所敬仰的故事。“在生活中,人人都是英雄,只不过是愿意不愿意的选择。” 
  高群书后来回忆道“对自己而言,根本就没有故事主线一说。因为电影是用来展现人物的,展现人物的性格、内心及责任,电影还把人性中的美表现出来。希望能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让大家感受一下正义战胜邪恶。”虽然这部电影并没有什么主线,而且主角是个底层人物,但是他也成功地塑造出一个平民英雄。不过有些人认为这部电影的中心是一切为了正义,是荣耀赐予的力量才有了那些英雄行为。 
  新现实主义精神也被高群书注入这部电影中,同时拥有真实的材料、非专业演员的加入、各种镜头的组合、简单朴素的场面和带有社会批判意味的情节等,使得电影更贴近现实,带有更深层次的普通化作用。这部电影虽是传统的英雄主义类型,高群书在其中大胆创新,加入了新型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再加上好莱坞商业电影元素的加入,动人的情节和与之相适应的发展节奏,加速了观众的心脏跳动,使其成为一部值得欣赏的低成本制作电影。 
  在好莱坞电影的发展史上,扣人心弦的动作片一直充当着比较重的角色,它的源头可以追寻到20世纪初的《火车大劫案》。意外的是2009年的《拆弹部队》与《千钧·一发》类似,同为惊险的动作片,并且是以低成本的投资获得了令人意外的回报,同年气势汹涌的《阿凡达》也甘拜下风,《拆弹部队》包揽了奥斯卡的六项大奖。但令人无法相信的是,这部投资了三百多万的电影,收入却不到200万,这样的结果令人心寒。 
  《风声》的问世为高群书赢得了名声,其是高群书与台湾电影人陈富国合作的谍战片,在20世纪40年代军阀混战的大背景下,讲述了日汪特务在规定时间内,找出共产党卧底的故事。日汪走狗无恶不作、无所不为,嫌疑犯之间更是为了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互相胡乱陷害,最后坚定的共产党人用无畏的牺牲守住了自己的信念。 
  有了华谊兄弟在资金上的大力支持,《风声》在开始就制定了悬疑推理和线索追寻的情景模式,阿加莎·克里斯蒂、柯南·道尔和夏布洛尔等就成为可用来模仿的案例。《风声》作者曾因电视剧《暗算》而名声大作,善于悬疑推理类型的陈国富(《双瞳》)更是亲力亲为,将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而具有警匪和暴力拍摄经验的高群书就成为电影的实际管理者。《风声》请出了周迅、张涵予、英达、苏有朋、黄晓明、王志文和李冰冰的强势明星阵容,加上美国著名摄影师包轩鸣、曾获得奥斯卡美术奖的叶锦添和日本著名的作曲家宫本文昭的加入,让电影在情节设计、人物性格、场景布置、视觉效果等方面,上升到了国际一流的水平,成为这些年难得的佳作。 
  超过8000万投资的《风声》,在宣传营销上花了大价钱,结果是获得了3亿元的票房佳绩。高群书运用了一系列手段,让传统的谍战片上升到以身殉国的英雄剧,也顺应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建设求。用精神的力量携带悬疑,也是中国电影类型与社会倡导的主流的一次大胆创新,并且取得了成功。有人形容说,《东京审判》是高群书的结合剂,《千钧·一发》则是描写穷人的芬妮,而《风声》则是以商业为主的社会型电影。
  高群书并没有止步于《风声》的创作,但是却使高群书到达了一个创作的巅峰。不久之后,《西风烈》横空出世。《西风烈》的题材也来源真实的故事,高群书对此加入了西部片、警匪片、动作片、感情片和惊险片的味道,成为一部综合类型的影片,以此来适应不同观众人群的品位。在这部电影中,约翰·福特的西部片、莱奥内的《西部往事》、黑泽明的《七武士》和科恩兄弟的《老无所依》的影子随处可见。 
  《西风烈》被誉为高群书编导的“中国首部西部警匪大片”,类似古时四大名捕的四名警察接到通知到西部捉拿一对罪犯鸳鸯,而香港的黑社会也让一对雌雄职业杀手赶在警察之前杀人灭口,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 
  高群书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编剧,而且是一个优秀的导演(这同样是高群书的第一次),即使他低调地认为自己的水平仍处于初始阶段,而且《西风烈》还不能够成为自己的代表作,但是在《西风烈》中确实看到了高群书在电影美学方面的完美追求,同样是高群书表明自己电影立场的作品。 
  与之前的电影不同的是,《西风烈》不算太高的投入却收获了很大的票房回报。这其中追逐、交战、跟踪,在西部场景的衬托下,镜头上的画面得到了极限的运用,两亿元的票房也再次刷新了高群书的票房纪录。有好评也有差评,观众和影评界褒贬不一,这也反映出中国电影学习好莱坞电影途中的一些问题。 
  二、类型影片的创作误区 
  高群书在中国娱乐圈里是一个中流砥柱般的存在,从他的四部类型化的电影中也可以看出中国电影的发展路上遇到的阻碍。 
  好莱坞将观众的内心渴求大多都转换到了银幕上,因此其被称为“梦幻工厂”,而这个“实现”观众愿望的人就必然会隐藏在银幕的背后。好莱坞代表信仰类的电影只是一个商业产品,而电影只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一心一意、默默付出地提供好的作品才是电影人的职责所在,而张扬跋扈、放任才华是商业导演的臆想。像约翰·福特、希区柯克、比利·怀尔德和斯皮尔伯格这样的电影巨人也得服从好莱坞商业电影规则,然后表现出自己的特征。服务观众和追求自我是相对的两端,能够协调两者关系的导演不是没有,但不多。这也让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划分了界限。 
  现在,我国的导演都过于追求完美,都过于想表现自己,这和有悖于我国的传统文化,现如今得到了释放有关;也与中国的教育水平不断发展,中国导演受到欧洲电影艺术的影响有关,个个学习模仿电影艺术大师,并成为一种潮流。在这方面,冯小刚导演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说自己就是个为观众劳动的电影人,人称的大师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好莱坞电影隐藏制作者的规则被高群书导演运用到了《千钧·一发》和《风声》中,虽是商业化电影,但在其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地表现了自己的艺术个性。但《西风烈》并非如此,导演本身的个性过度表现,展现了本不该出现的导演技巧。高群书自己也承认,《西风烈》中导入了自己的意愿和对故事的猜想。 
  好莱坞希望的是让导演各自取材,而且能独自创作。不同种类的电影就与不同的观众实现结合,这也是好莱坞电影生存的法则。动作类型的电影被男性观众所包揽,情感类电影在女性观众中大受欢迎,而科幻电影的制作就瞄准了青少年观众群。如今生机勃勃的好莱坞电影也是经过不断摸索,才有了现在综合类电影的成功。 
  电影的制作、发行在好莱坞都是一流的,电影的广告包装和营销的预算都在整部电影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这对好莱坞电影霸权的确立功不可没。同时好莱坞电影的创新、拍摄和制作都会有更多的智慧加入,人力、投资必不可少,追求主流电影的完美。 
  令人困惑的是,好莱坞电影的票房与中国电影的票房相比,好莱坞完胜,但是也不难理解,中国电影有着许多的缺点。急功近利、浮躁不安是中国电影的普遍特征,将重点从电影身上转移到了电影包装上,营销宣传上做足了工夫,甚至出现虚假的电影信息,目的就是蒙骗观众,其结果就是得到了观众的漫天唾骂,尽管如此,票房却居高不下,长期如此,中国电影将遭遇一场大危机。 
  电影分不同类型,不同类型的电影中又有不同类型的人物。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和其目的的开发一直是好莱坞经典的手法之一,警长和匪徒、欢快的男人和女人、一本正经的伪装人物和小丑等角色,性格和动机也让整个情节的发展更加令人回味。例如《盗梦空间》,里面的主人公就针对一些行为作了很冒险的行动。 
  高群书调整自己的注意力到“人物”上,他明白“文学即人学”,但中国的电影界提供不了这样的环境,“人”的意识在中国不容易建立,加上自己喜好用点和片段来描画人物形象,渐渐地磨灭了他对于人物形象塑造的想法。这也是中国大多数导演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结 语 
  一位西方的著名教授曾说过,东方世界对待西方文化的方式无非三种“抵制现代化和西方化;服从两者;接受现代化,拒绝西方化。”中国人的行为无非就几种,么固执地不接受,么全盘接受。清代的几次改革维新,都是换外不换内,只学习方法而不注重实质思想。空学习了一身武艺却不知道怎么用。中国电影有过辉煌的曾经,20世纪三四十年代曾与好莱坞的电影平起平坐,但之后遭受挫折的中国电影,重新学习好莱坞电影仍受到传统思想束缚,中国电影表层辉煌的背后也逃脱不了举步维艰的困境。 
  参考文献 
  1 饶曙光.景观大于叙事的《西风烈》J.电影艺术,2011(01). 
  2 蔡卫,游飞.从高群书的《西风烈》说起——也谈中国电影好莱坞梦想的误区J.当代电影,2011(03). 
  3 许庆光.《西风烈》与中国式动作片J.电影评介,2011(08). 
  4 孔艳梅.形神之间的隐显——《西风烈》的好莱坞模式J.电影文学,2011(08). 
  5 高璐.有关《西风烈》批评的再批评J.电影文学,2011(23).

  

Author: admin